<i id="6tgad"></i>

當前位置:賢學網>文學>散文隨筆> 雪花開過的舊時光散文隨筆

雪花開過的舊時光散文隨筆

時間:2022-04-20 15:03:39 散文隨筆 我要投稿
  • 相關推薦

雪花開過的舊時光散文隨筆

  雪,是溫婉的女子,清秀,柔美。走在冬天的靜寂里,總期許著與一場雪的不期而遇。

雪花開過的舊時光散文隨筆

  節氣,使有些謊言在散布。有人喊:小雪了!抬頭看去,天藍,無雪,有葉翩然而舞。過些時日,又有人喊:大雪了!再抬頭,仍舊無雪,只是冷增了幾分。雪,似成了一個柔軟的夢。把所有的盼整理打包,以一種近乎隆重的心情,等待著天氣預報里的雪,卻始終是一場空。這樣的空不由自己地牽起一些過往,填補著漸次虛弱的念想。

  雪,喜歡自然,鄉野。她見證了我在那個偏遠村落里的舊時光。

  每年的第一場雪,大都是跳跳糖般蹦噠著出場,老朋友似的絲毫不拘謹。上屋上瓦,敲頭撩發,拍著肩喋聲地打招呼:嗨,我來了,我來了!隨后,跑到東山西坡,操場街道,以及干枯褪色的蒲公英上,帶著一些遠方的夢想,冷冽的氣息。

  “下雪了,下雪了!”孩子們眸子一亮,似從夢里驚醒,昂起頭張開胳膊嬉戲著瘋跑起來。

  “下煩不啦了!蹦赣H伸出手看看天,喜滋滋地說。五指張開著,讓煩不啦從手上舞一舞,再從指縫蹦下去,讓所有的煩惱與勞累也落下。留下一點期許與一些向往,對孩子的,對老人的,對麥田的,與對生計的。不知故鄉的祖輩為什么把這種細碎的雪叫煩不啦,我甚至不知道該用哪三個字。也許,是懷著一種美好的愿望,希望煩惱如小小的雪粒子,痛快利落的蹦出去,好珍藏一些希望與憧憬在心。

  煩不啦下過,大片的雪就會跟進村,一朵一朵,飄飄渺渺,輕盈剔透。

  小學的作文里喜歡用“鵝毛大雪”來形容,第一次用鵝毛形容雪的人是有鄉下的生活經歷吧,鄉下人的想象都帶著一種純樸與野趣,且直觀。

  長大了,喜歡用花來形容,雪花,雪花,叫著叫著把生硬的冬,喊得溫潤,明媚起來。

  岑參的《白雪歌》說: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

  韓愈的《春雪》說: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作飛花。

  雪本就是花,她不是梨花,也不是別的花,就是雪花。她有六個小小的花瓣,晶瑩剔透,無色無味,卻每一朵有每一朵的風情,千嬌百媚,各不相同。

  雪,是冰清玉潔的花。來時翩然自舞,走時悄無聲息,不與百花爭春夏,只與梅花伴寒冬。雪,喜歡褪去一切修飾的真實世界,喜歡親近裸露的山梁,光禿的樹,喜歡冷清淡泊的冬天,是寒冷里的燦爛,如歷經艱難的勇者,闖出的一片精彩。

  雪,又是溫暖的花。記得有一年深冬,天氣干冷,久久無雪。母親嘆息:再不下雪,麥子要凍死了,來年會絕收的。村人亦嘆息,見面重復著同樣單薄無助的話。

  我低頭看看滿是凍瘡、腫脹得胡蘿卜似的手,不解:再下雪,麥子不是會更冷嗎?

  不會的。雪是麥苗的被子,蓋著被子才不會凍壞。母親捂著我的手認真地說。

  天冷時,雪給麥子保溫;天暖時,雪化成水給麥子解渴。老師在課堂上講。

  心想,父母用他們瘦弱的肩與壓彎的腰養育著我,父母是我人生的第一床被子。老師授予我知識,教育我做人的道理,是我思想的被子。那么,雪該是農家人的被子吧?在干冷的冬天里,一場有模有樣的雪,會溫暖來年的豐收的向往,捂平一村一村的惶恐不安。

  老師亦擔憂著,民辦教師的那點薪水實在難以撐起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家庭,麥子同樣承載著來年全家的溫飽。想著自家的麥田,活動課時便有了新穎的點子,組織班里的學生去附近自家麥地里做踩麥子的體驗活動。

  踩麥子,是農家人多年從事農活實踐出的防凍經驗。兩腳的腳后跟放在麥子兩側,前腳張開,呈八字,沿著麥行一腳一腳密密地踩過去,松軟的土一一壓實,冷便會減緩入土的速度。

  我們興高采烈地前行著,似乎不是踩麥子,而是做著有趣的游戲,嘻哈著把半座山叫醒,小小的心歡快地跳躍著。老師在虐心地望著來年的收成,我們在無意地給日后的回憶收藏著快樂。

  一場大大的雪來臨時,老師給我們講起柳宗元的《江雪》: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!

  詩情與畫意卻不能完全融入我的山村中。

  蜿蜒曲折的山路不見了,一道道梯田的石堰卻把山打扮成斑馬的樣子,白一條,黑一條。偶爾還可以看得到哪棵柿子樹上遺留在枝的星星點點的紅,如雪里開出的花,嬌艷著;又如盞盞的小燈籠,喜慶著。樹枝樹干如哪位大家的手筆畫上去的。鳥已不知所蹤,一聲野雞的叫聲穿過樹梢,把整個村莊的天空托舉得空曠高遠。

  房頂是雪,樹上是雪,碾上是雪,寸土寸石都被一場雪搶了眼,整個村莊里里外外都溫婉起來,清亮,素雅。早起的父親已經在院子里掃出一條細細的小路。家雀嘰嘰喳喳嚷起來,餓了吧?荒年里的光景似的,茫然無助。

  有些快樂必是在一些痛苦上的。趁雀之危,與哥哥弟弟在院子里掃出一塊空地來,灑一把米;蛴衩准R做誘餌,用樹枝斜撐起一個大篩子,樹枝上拴一長繩,拉著繩頭扒著門縫看麻雀東張西望一步步進入誘惑的陷阱,繩子一拽經?梢允斋@到驚喜。

  大人們臉上干裂的惶恐不見了,喜悅搶了眉眼。輕松,安然地出門上街,咯吱咯吱的雪聲里掄起掃帚:他大叔,這真是一場好雪!瑞雪兆豐年啊!

  巷子那頭撩起嗓子重復著:可不是嗎,瑞雪兆豐年!明年準有好收成。

  村里人所有的詩情畫意都是關乎莊稼的,莊稼是農家人的命根子。

  現如今,有了燈紅酒綠的誘惑,如今的年輕人擠破頭地去城里尋找著一席立足之地,大片大片的山田被荒蕪,一個個院落被冷落,坍塌。斑駁的土坯墻似村子多年留下的瘡疤,耀眼的蒼涼。村子里的人一年年稀少,經年的老屋伴著垂暮的老人續寫著村莊的滄桑。

  再一場雪來時,不知哪間老屋會塌落,哪一間屋子還有沉重的咳聲與搖曳的燈光在守候。

  碼完字,抬頭看去,有花優雅地飄過窗口,開始是三兩朵,轉眼便百千朵。雪,真得來了?墒,今年的雪花裝飾到老家的屋頂樹梢時,那些風吹過的街道,雪不論開得如何的嫵媚熱鬧,已寫不出我的喜愁與念想。

【雪花開過的舊時光散文隨筆】相關文章:

時光美文:時光舊,記憶老03-26

玩笑開過后作文500字02-07

雪花12-28

舊照片作文04-06

舊電筒作文04-26

舊照片 作文01-21

舊夏天作文02-03

舊鞋的作文01-06

舊照片作文12-28

《雪花》作文05-13

Copyright©2003-2024xianxue.com版權所有

男女肉粗暴视频

<i id="6tgad"></i>